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快报 > 民生 > 没必要计较,医院回应弄错试管婴儿

没必要计较,医院回应弄错试管婴儿

2023-02-20 16:15    阅读 469

“医院把别人的胚胎放到我前妻肚子里,她怀胎十月生下孩子,却被动地成了代孕妈妈,我跟孩子甚至没有任何关系。”2月17日,60岁的陈冬(化名)仍然在为孩子的事奔走。

11年前,陈冬与前妻因婚后不育,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(以下简称“附属医院”)通过试管手术生下儿子小轩。8年后,他们意外发现小轩与他俩并无血缘关系。

涉事医院

“医院的一个错误,搞得我们谁是谁的儿子、谁是谁的老子都乱套了。”陈冬说,一审判定医院存在医疗过错,承担全部赔偿责任,赔偿64万元,但医院表示无法查清孩子的亲生父母,无法知晓他们的胚胎去了哪里。

2月17日,附属医院生殖中心表示,查不清陈冬诉求的问题,“人生要豁达,没必要计较”。

2月20日,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了生殖中心周主任,对方表示,需要联系医院医务处回复。医院总机提供了院办和医务处的电话,但一直无人接听。

01

再婚家庭艰难产下试管婴儿

抚养8年后发现非亲生

2020年,陈冬将儿子小轩从前妻王蕾(化名)那里接到自己身边。因为疫情,无法外出,父子俩终日相对时,陈冬越看越感觉儿子与自己和前妻都不太像。

在此之前,他和第一任妻子生了一个女儿,目前因病生活无法自理。

“我想再生个孩子,我百年之后把财产留给老二,让他照顾姐姐后半辈子。”陈冬说,2011年,两人在附属医院生殖中心做了试管婴儿手术,次年成功生下小轩。

医院科室

“先后做了三次手术,反复打针、吃药,经受了痛苦的取卵过程和妊娠过程,孩子生下来时他50岁,我40岁。”王蕾回忆,在她怀孕期间,医生提醒,坚持生育可能有瘫痪风险,但她还是选择把孩子生了下来。

2018年,两人因性格问题离婚,孩子由王蕾抚养,会在节假日回到陈冬身边。

“在他四五岁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像,但又想是我们俩的胚胎做出来的,怎么可能不是我们的孩子。”陈冬的好奇战胜了理性,他偷偷采集了孩子的足底血样送检。结果显示,孩子与他无血缘关系。

之后,陈冬与王蕾一同带着小轩到鉴定机构再次检测,发现孩子与两人都无血缘关系。

“最初以为生产的时候在妇幼保健院抱错了,结果发现不是他们的问题,是胚胎放错了。别人的胚胎放到我前妻肚子里,我们的胚胎不知道放到谁肚子里了。”陈冬说,他感觉天塌了,生活和生意都变得没有意义。

固定证据之后,他们对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提起了诉讼。

02

医院被判存在医疗过错并负全责

家属追问孩子父母及原本胚胎去向

陈冬陷入了一种痛苦的状态:他无法把全部的爱给孩子,但又无法忽视11年的父子情。“好好待他吧,他跟我没有任何关系;不好好待他吧,他是无辜的。我又不能说这件事,孩子太小了,怕伤害到他。”

陈冬不敢对任何人讲这件事。他的母亲在弥留之际拉着小轩的手喃喃叮嘱,一旁的陈冬心情复杂——他觉得对不起父母。他说,每天给父母上香,都是抱着求原谅的心情。

诉讼期间,法院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附属医院“是否存在医疗过错”“过错与后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”进行鉴定。

鉴定报告称,根据现有材料,小轩在生产过程中抱错的可能性极低;附属医院在胚胎冻存中存在编号重复、胚胎解冻记录不完善、未能体现核对过程等问题,存在医疗过错,该过错与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无法明确,但相互之间有高度盖然性。

2022年11月,一审法院判定附属医院的诊疗、护理过程均存在过错,根据过错情况分析,结合日常生活经验,高度盖然性推定医疗过错与实际后果存在因果关系;附属医院对陈冬、王蕾主张的损害后果承担100%的赔偿责任,赔偿各项损失64万元。

一审判决书截图(来源受访者)

一审之后,陈冬要求附属医院查清楚小轩的亲生父母是谁,以及自己的胚胎到哪里去了、是否有他的孩子在世。“他们说我的孩子没出生,胚胎去哪了、小轩的父母是谁、哪个环节出错了,都查不到。”

陈冬表示,赔偿对自己没有意义,他已经60岁,错过了生育期。他想,如果他的孩子在世,两家人可以相互知情、互不打扰,等孩子成年后再告诉他们。“这两个孩子万一发生意外情况,需要亲属捐赠骨髓,我们可以有备无患。”

03

院方称“要豁达,没必要计较”

表示查不清孩子生物学父母

2月17日,附属医院生殖中心魏主任对陈冬进行当面回复。

魏主任认为,孩子实际是由陈冬和王蕾抚养长大,没必要计较是否亲生。“人生就这几十年,到最后就都豁达了。很多家庭抱养孩子,人家都很开心的。要是我有这样一个孩子养这么大了,我会很高兴的。”

陈冬表示,希望找到小轩的生物学父母,并确认自己的胚胎是否有孩子在世,以防万一孩子们病重需要亲属配型救命。

魏主任称,已经反复找过,但找不到,“你说的这是非常罕见的事件。手术里面的胚胎操作都是两个人签字,所以你看法院也不敢百分之百说是我们的错。因为按照操作,它没错。”

医院宣传资料

陈冬回忆,当年他将精液送到指定窗口时,发现窗口后边没有医护人员,多个精液取样瓶被随意摆放在窗口。

魏主任解释称,陈冬提到的这些管理问题已经完善起来了。“即使一个人的精子搞错了,那下一个对象来了,一对就对出来了,但你这个情况一直没对出来。我们后来把所有的存储罐都调回来检查了,没有你的胚胎。他们(医生)后来觉得你的胚胎培养得不好(就没有用)。”

魏主任表示,会将陈冬的诉求上传给医院领导,至于赔偿方面,只要有法院判决,“我倒希望判200万给你,即便不是我们的错,判多少我们也认”。

2月20日,封面新闻记者致电该院生殖中心周主任,对方表示,需要联系医务处回复。总机提供了院办和医务处电话,但两部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
04

医学专家称法律上三人是亲子关系

当事母亲称“从我肚子生的就是亲生”

湖北省某生殖医院教授介绍,试管生育流程有严格管理,但人为操作的事情都可能出现错误。“如果有一对胚胎错了,对应的另一对也会错。陈冬的胚胎是用完了还是移植到别人身上了、移植之后是否成功,有不同的可能性。”

上述教授表示,生殖医院对每个试管婴儿都有记录,根据国家卫健委规定,所有试管婴儿的追踪、随访记录应该是完整的,要一直随访到小孩出生。追查陈冬、王蕾的胚胎去向,以及小轩的亲生父母,需要通过公安机关、法院或者其他执法机关去查,普通人没有权利查看生殖中心的这些保密资料。“11年前的记录,完不完整的还不好说。医疗过错导致了相关家庭的伦理问题,并且后续解决起来很复杂,这是肯定的。”

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丛亚丽,与她所在院系的生殖伦理研究小组分析后介绍,在试管婴儿手术发展初期,确实有一些医院管理不是很规范,会出现陈冬、王蕾这样的情况。这种情况在法律上规定比较明确,陈冬、王蕾与小轩就是父子关系、母子关系,需要抚养他至18岁成年。

“当事人知道孩子不是亲生的,他心理上会有一些波动,有可能会对孩子不像以前那么好;在孩子未成年之前,这件事情被孩子知道以后,可能觉得自己不是亲生的、没有人管他,这对孩子也是一种伤害。所以确实会产生伦理问题。”丛亚丽介绍说,如果医院早期管理确实混乱,那可能真的不知道胚胎去向、不知道小轩的亲生父母是谁。

“如果孩子以后生病需要血缘亲属救他一命,却找不到亲生父母,这种情况确实遗憾。”丛亚丽介绍,如果医院知道孩子生物学父母是谁,是不是应该告诉孩子,是学界内讨论的伦理问题,各个国家的规定也不相同。

上述两位专家表示,实际生养形成的感情应该超越单纯的血缘感情,投入感情和精力好好培养这个孩子,比陷在困扰里更有价值。

评论列表(9504条)

疏卓83
天大的笑话!医院全责!赔偿一切损失!包括精神损失!
2小时前
重庆
回复
AoYo宋先森
有一说一,安医大高新区试管技术还是可以的,成功率很高的。
刚刚
安徽
回复
西城酷侠
用了别人的胚胎,别人是不是还需要再一次经历打针、吃药、取卵?医生没有权利用别人的身体和经济来怜悯。。。
1分钟前
山东
回复
全部25条回复 
百度网友0fe657b
错了就要为错买单,无法脱责。
2小时前
陕西
回复
wangzhoubin
你是不知道过外医生做试管的时候把别人的精子换成了自己的精子,而且还换了很多,你猜他以后是不是子子孙孙一大堆
刚刚
四川
回复
孤高不胜寒456
你怕是没看明白?这个胚胎不是他们的,什么叫胚胎?这个小孩跟男方女方都没有关系,按你说的女的偷情是能查出来的。
1分钟前
陕西
回复
全部5条回复 
a1029642092
听听,这是人说出来的话?
2小时前
山东
回复
rainred2
你没看那个事件么,某家评论应该配合
2分钟前
北京
回复
rainred2
呦,你小子居然敢反驳专家 
3分钟前
北京
回复
全部29条回复 
开了房睡不着
不敢想象一个医生能说出这样的话
2小时前
上海
回复
Lebienetre
现在太多道德绑架,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批判提出合理要求的人,久了多了就成了对付别人质疑自己错误的法宝,还有一些人端着讲道理就是情商低就是失败者的毒鸡汤自欺欺人,甚至这样教育后代,一个不讲理的社会,能期待有什么人话?
刚刚
云南
回复
静亦生辉
且不说当事人是想的开的,对孩子也是负责的。人家只想知道真相啊。。
2分钟前
江苏
回复
全部23条回复 
fd8卡死了
这豁不豁达都是无法弥补的事情
2小时前
广西
回复
百度网友cd7484d
非常支持你写错别字!
刚刚
云南
回复
坨坨乔央9X
你豁达了不就不找它们要赔偿要说法了嘛 
26分钟前
重庆
回复
全部3条回复 



上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