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快报 > 体育 > 保罗·皮尔斯——通往成功,需要“真理”

保罗·皮尔斯——通往成功,需要“真理”

2020-11-12 17:07    阅读 15

“保罗-皮尔斯就是个‘真理’,我知道他会打球,但不知道他打得如此出色,他就是‘真理’!”

2001年3月13日,黄绿大战赛后,奥尼尔看了看对面身穿绿军球衣的球员,无奈的接受采访,说了上面的那句话。鲨鱼不是训练型球员,他觉得输一场常规赛没什么大不了的,他说完就转身回更衣室洗澡了。至于这个新的“绰号”,他总是这样,喜欢给球员按上绰号,他相信球迷朋友会喜欢的。


而偏执狂科比靠在广告板上没有丝毫离场的意思,他咬着球衣盯着大屏幕,看着那串刺眼的红色数据。


42分,一个突破速度并不快的节奏得分手,居然可以得到42分。


科比抿起嘴唇,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身穿绿色球衣的家伙。无论是他的后撤步投篮还是比赛中讽刺自己的“倒OK”的手势,都让科比感觉不爽。



这个家伙真讨厌。两个骄傲的年轻人对对方嗤之以鼻,但也充满尊敬。随后的十年,更是各自为自己主队的队魂,一人一城。


面对当时不可一世的OK组合,独揽42分,带走比赛,这是01年的皮尔斯,一个虽然很强,但是还没得到波士顿球迷认可的明星球员。



如果2000赛季前后,媒体采访波士顿球迷,你觉得可以代表凯尔特人的队魂是谁?球迷可能会回答你:伯德,麦克海尔,拉塞尔等一连串的名字,甚至你问他们未来肩负振兴凯尔特人重任的球员是谁,他们只能告诉你不知道。


的确,伯德退役之后,绿军沉积了很长时间


尤其是死对头洛杉矶湖人已经拥有令人眼羡的奥尼尔、科比两大巨星,凯尔特人自80年代后远没有湖人成功。


可是没办法,1986年凯尔特人还尚具实力,伯德巅峰仍在,绿军用榜眼签选中了伦-拜亚斯,红衣主教奥尔巴赫甚至接受媒体采访表明:拜亚斯就是拉里-伯德的接班人。绿军的下一个十年,就是他。


可谁料想,这位曾在大学里可以压制迈克尔·乔丹的超级新星,在选秀大会后两天,就吸毒过量死了...离谱。红衣主教在随后的几年,一直强调这点,如果拜亚斯可以顺利成长,不会有坏孩子军团,不会有公牛王朝,不会让乔丹封神,绿军仍会一直站在东部之巅。


但是,没有如果,92年大鸟也退役了,球迷们从凯尔特人的阵容中看不到希望,93年,队内明星后卫刘易斯因心脏病逝世,凯尔特人彻底进入成绩上的寒冬期。一个传统豪门,无论是球迷还是管理层,都很难忍受队伍一直烂在泥里,所以老天给绿军送来了一个同样身体素质“平庸”的技巧性攻击前锋。




一个来自加州著名rap大镇--英格伍德的青年,已经准备好了。


英格伍德,作为血帮的发源地之一,是西海岸知名的黑人街头文化起源地,许多知名的rapper都从这里走出来,在80年代之前,英格伍德也一度经历了许多腥风血雨。血帮的帮众们身穿红色,用着【倒ok】和【鹰爪】手势,很少用字母c开头写字,在争斗中也率先使用枪械,十分狠辣。


这也是皮尔斯会比出【倒ok】,会卷入械斗中的原因。



皮尔斯一直不喜欢凯尔特人


但命运弄人,这个形容凯尔特人是“最讨厌的球队?恶心”的少年,成大后会身披绿色战袍15年,然后最终走向成功。




“小时候我喜欢魔术师,没有人不喜欢魔术师,我会从跑几条街,然后隔着街道,看着湖人球员一个接一个的走进球馆,那时候我的梦想是穿上湖人球衣。”


英格伍德的血帮“味儿”很重,可以算得上洛杉矶附近最乱的镇,虽然充斥着黑帮械斗,但是这里离湖人队球馆很近,皮尔斯在小时候总会先跑出去,离得远远的看到魔术师进场之后,再疯跑回家。


但一般这个时候,家里已经挤满了看球赛的人,因为电视很小,皮尔斯回来的时候,正对着屏幕的好位置都已经被大人们占上了。


大人们评价当时7、8岁的皮尔斯打球“有点奇怪,但是看起来好像很厉害。”少年时期的皮尔斯不怎么会突破,运球幅度也不够花哨,但是很扎实,投的很准。



高中时期的篮球教练柯林斯评价皮尔斯:“有点胖,跑的太慢了,但是投篮很准,可以在比赛焦灼的时候投有难度的球。”


这是英格伍德唯一像样的高中,也是唯一的一个篮球教练,其实还是兼职的,柯林斯教练的正式工作是一名警察、篮球教练只是他的爱好,他也拿了很少的薪水。至于为什么篮球教练是警察,说白了,如果不是警察,根本镇不住英格伍德的孩子。


瘸帮的创始人只是一个15岁的孩子,就短短时间内将人数发展到了上万,而血帮也诚然,许多少年因为家庭贫穷潦倒走向街头,扔下了书包,拿起了匕首和大麻。


生长在这里,很难摆脱掉这些



高中一次训练结束后,柯林斯教练谈到了理想,皮尔斯说:“我长大以后,希望能走出英格伍德,在洛杉矶成为一名清洁工,然后一直居住在那里。”
  

柯林斯点了点皮尔斯的脑门:“那篮球呢?臭小子。”

皮尔斯说:“我会努力,我爱篮球。”

柯林斯:“你有多爱篮球?”

皮尔斯“除了妈妈,我最爱篮球。”


“那你像爱妈妈一样爱篮球了么,你给我更用功的训练,下学期我让你打首发,当什么清洁工,给我滚去洛杉矶打球。”  
  

皮尔斯同意了,他开始疯狂用功。每天早上5点起床,五点半进学校球馆门口,柯林斯教练已经在那里等他了,然后皮尔斯不断地运球、投篮,直到8点前才急匆匆赶往教室。


因为没有时间洗澡,上课的时候皮尔斯的身上总是酸酸的,学生们不喜欢和他同桌。但是无所谓了,有梦想的孩子可以忍受更多。



皮尔斯小时候的死党卡尔霍恩和皮尔斯说过:“在英格尔伍德,能5点起床的才是男人,不成熟的男孩都会赖被窝的。”


这些酸臭的汗水,让皮尔斯在高二成功打上了首发,并被球探所发现。高中最后一年,他已经收到了许多ncaa名校的邀请。


他真的可以走美职篮这条道路了


1998年6月24日,该年NBA选秀大会正式开始,NBA总裁斯派恩已经开口念完了前三顺位了。皮尔斯的经纪人之前已经预测了他的顺位大概是5-10位,很快前9位都被选中了。


而皮尔斯坐在椅子上,眼睛疯狂扫视,他看向了凯尔特人代表,紧皱着眉头,他知道当时凯尔特人的主教练皮蒂诺在肯塔基大学任教过,而肯塔基在高四那年疯狂邀请自己加入。


“该死的,皮蒂诺,千万别选我,千万!”


皮尔斯一直记得他们高中校队年少时的讨论。“我们经常会想象在NBA打球是什么样子的,但我们决不会为凯尔特人队打球。”“我们经常会打一对一,胜利者可以自封为‘魔术师’,失败者只能忍受着‘大鸟’的称号。”


斯派恩抑扬顿挫的身影响起:“波士顿凯尔特人用首轮10号签,选中来自堪萨斯大学的保罗·皮尔斯。”


皮尔斯忍不住抽了抽鼻子:“该死。”


他用两秒钟调整了自己的表情,然后微笑着迎了上去,戴上了旁边人递过来的绿帽子。(怪不得不爱去凯尔特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