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快报 > 娱乐 > 被“吸血”9年的大衣哥:被“刨祖坟”,被偷拍,被白嫖,老实人惹谁了?

被“吸血”9年的大衣哥:被“刨祖坟”,被偷拍,被白嫖,老实人惹谁了?

2020-04-22 14:47    阅读 554
这两天,一段“大衣哥被踹门”的视频火了。

两个男人嚣张的猛踹门,围观群众却无一人阻止。


最后,当屋主人“大衣哥”终于走出家门时,不但没有生气,还赔笑着跟他们一起合影。

 
这是什么迷惑操作?
“大衣哥”是谁?
他是欠了这些人钱吗?
 
如果这样说,他“欠”村民的又何止是钱。
 
大衣哥,原名朱之文,一个底层农民。9年前因为一首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红了,上了星光大道,还登上了春晚的舞台。

 
从此,那个穿着军大衣穷困潦倒的农民,生活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不但改善了自己的经济状况,还成为了全村的希望。
 
出名后,他用赚的第一桶金,为村里修建了“健身小广场”。
       

由于村里电压不稳,还出资十万解决了灌溉用电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      
由于供水器老化,为村里换了一台大的新供水器。
             
甚至斥资50万,连村里的路都给修了。

 
吃穿住行,一应俱全。
默默做了这么多的大衣哥,最后换来了什么?
没有一句感谢,只有变本加厉的“吸血”。

村民们认为新修的路太短、太小,一点都不气派。

没过多久,还砸了以“朱之文”名字命名的路碑。
 

还有人狮子大开口说:
大衣哥必须给他们一人10000元,一人买一辆小轿车。
否则, 谁也不会说他一个“好”字。
 

还有人狮子大开口说:

大衣哥必须给他们一人10000元,一人买一辆小轿车。
否则, 谁也不会说他一个“好”字。
 

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
就这样,成名后的大衣哥成了全村的ATM机。
不管是谁,不管有没有事,都能随便找个理由前来提款。

一时之间,借条堆成山。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。

      

借条借条,顾名思义,是有借有还的。
可这些人真的是来“借钱”的?
当然不是,他们压根就没打算还钱。
      
       
在村民们眼中,“大衣哥”的钱这辈子到下辈子都花不完。
明明上春晚只挣了3000块,硬是被村民们传成了1个亿。
在面对记者采访时,还理直气壮地说到:
“他那么有钱,还他干嘛?我还嫌他借得少了呢!”

有人甚至连续借了4次,一毛钱都没还。

当他再借第5次的时候,大衣哥说:老借不还,我不借了。
这下可好,对方立马变了脸。
在晚上9点多的时候,直接搬个大砖头去砸“大衣哥”的家,碎玻璃碴到处都是。

       

渐渐地,村民们从大衣哥那里提不出什么款了。
他们换了个思路,决定“自力更生”。

近几年短视频不是特别火吗?
没错,他们开始直播大衣哥来赚钱了。
 
村民们纷纷放下锄头,拿起了手机;
每天天不亮就来敲门,一直到晚上8点,人群才慢慢散去。
       
       
大衣哥的生活被24小时直播,360度全方位曝光:
在家摊个煎饼,被拍;
下地干个农活,被拍;
就连上个厕所,都有人跟拍……
 
上到七十岁的老头,下到七岁的小孩,
没人关心大衣哥的感受,
他们只在乎自己又赚了多少钱。

上到七十岁的老头,下到七岁的小孩,

没人关心大衣哥的感受,
他们只在乎自己又赚了多少钱。
                  
九年了,他没有一天清净过。
甚至感慨道:如果有一天自己生病了,躺在床上没谁再找了,哪怕永远也起不来了,感觉那样也比现在要好
       
看到这里,或许有人好奇:
为什么大衣哥不考虑离开这个地方呢?
 
其实,一方面是他舍不得离开家乡,觉得“人不能忘本”。
     
       
另一方面是村民们曾威胁他:
“要是敢搬走,就刨了他们家的祖坟。”
你们说可笑不可笑?一个成名后不忘初心,还尽心尽力为家乡做贡献的人,最后却落得一个被威胁“刨祖坟”的下场。
 
村民们或许忘了,他本可以不这样做。
这一切,从来都不是理所当然。
有些人似乎永远也搞不清:别人有这个能力,不代表有这个义务。
 
#大衣哥门上的字#

“大衣哥”不是第一个被慈善反噬的人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
 
还记得曾经感动中国的歌手丛飞吗?
 
在他短短37年的人生中,先后400多次参加义演,资助了183名贫困儿童,累计捐款捐物300多万元。他赚的所有钱,几乎都用在了公益上。

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“好人”,在30多岁时被确诊了胃癌,住进了医院。

 
按理说,丛飞这么多年来资助的人,会不会前来报恩?
或者不出钱,跑来看看他也是一份心意?

都没有。
他们一部分人选择了沉默,销声匿迹;
而另一部分人在得知丛飞得了胃癌后,确实第一时间打电话发来了问候:
只不过,说的是……
 
“人呢?什么时候能汇款?”
“啥时候病能好再出来挣钱啊?”
“你不是说好把我孩子供到大学毕业吗?你这不是坑人吗?”
 

没有“滴水之恩涌泉相报”,
更没有“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”,
丛飞等来的,
是一句句如刀子般的“问候”和“质疑”
 
想想在生命的尽头,听到曾经捐助的人说出这些话,该有多难受?
可是,哪怕自己没有多余的钱治病,哪怕看清了一堆白眼狼。
他还是在临走前立下遗嘱,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了。
 

“我没有钱捐给这个世界了,只能把我仅有的东西留给需要的人。”
 
而此时他的家人连帮他下葬的费用都出不起,还是社会人士爱心捐献才举办了葬礼。
 
天有不测风云,几年后,丛飞的妻子因一次意外,被几名熊孩子扔石块砸中面部受伤,血液进入肺部窒息身亡。
 
就这样,丛飞年仅5岁的女儿成了孤儿。

 
“我为你雪中送炭,你却愿我家破人亡。”
 
呵,多么讽刺啊。
 
你永远不知道,自己的善良给了人还是鬼。
 
有人说,大衣哥和丛飞都是个例。
真的吗?生活中“农夫与蛇”的故事还少吗?
往往身边出现一个有能力的人,就要被“道德绑架”,要求帮助没能力的人。

看完这些回答我仿佛懂了,这些被朋友、被亲戚甚至是被陌生人无限“吸血”的人,都有一个共同点:

不懂拒绝,不懂说“不”。

如果用经济学的概念解释,这是一种“感恩的边际效应”。

第一次为一个人提供帮助时,他会对你心存感激;
第二次他的感恩心理就会淡化;
到了第N次时,他就会理直气壮地认为这都是你应该做的;
而当你不能继续提供这种帮助时,对方不但不会心存感激,反而会心存怨恨。

我想了一下,这段话还可以这么理解:

你每天给他一块糖,有一天不给了,对方就会记恨你。
倘若你每天给他一巴掌,有一天不给了,对方反而会感谢你。
你看,有些人就是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恶。
 
写到这里,菊福希望大家做个“好人”,
但也希望大家不要做个“老好人”,
当遇到“吸血鬼”时,只要我没有道德,谁也别想绑架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