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快报 > 美文 > 城市“建设者”的故事

城市“建设者”的故事

2019-10-26 09:24    阅读 29


隐藏于城市阴暗处的故事

(1)

二流又跟老婆吵嘴了。

“你为什么总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找麻烦呢?”二流不解的问。

早晨的迷雾渐渐的升起,就像温泉里发生故障的蒸汽桑拿一样。太阳突然的消失,让人感觉有些寒冷。二流和老婆已经出来三四天了,本来是为了排解一下工作中的压力,没想到老婆每天在他耳朵边上,叨叨、叨叨的。不就是一辆跑车吗……有那么重要吗?

“你可是有点儿搅劲子哈!”

二流尽量地陪着笑脸。

“不就是一辆跑车吗……有那么重要吗?”

“怎么不重要……你答应我已经半年多了吧?”

女人极其不满的说。

那倒是。二流在心里偷偷地想。老爹已经死了半年多了,小两口除了葬礼那一天,就再也没有回去过。女人受不了自己婆婆的苛刻挑剔!农村人怎么了,自己的公爹还不是农村人!女人对老婆婆的偏见极为反感。女人觉得自己的丈夫虽然算是个城里人,但是远远赶不上农村出身的老公公。当年如果不是自己看上了老公公这点本事,她也不会嫁给这个窝囊不喘的男人。

“窝囊废!”她常常骂自己的男人。

二流也是没有办法,他太喜欢这个女人了。他甚至喜欢这个女人不间断的骂他是窝囊废,打是亲骂是爱嘛!他常常这样自己安慰自己。

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窝囊废,在这个城市的房地产业界,自己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!他只是不跟自己的女人一般计较就是了。用他的话来说:

女人只要长得美,说什么都有道理。

(2)

二流还是妥协了。

要说这女人也就奇了怪了,答应给她买辆新车她都不要,她就认准了老爹留下的那辆跑车。

“你懂什么?你知道那辆车的价值吗,那是限量版!喜欢玩车的人谁都知道。”

女人一边转动着自己手中的咖啡杯一边不屑的说。

“你就是一个土老冒,还不如我这个农村出生的姑娘。”女人变的越来越洋洋得意起来。

二流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女人在这座城市的社交界,混的很开。无论是穿衣打扮的风格,还是派对中为人处事的举止风度,那都是没得挑儿滴。生意中的许多合伙人似乎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,才与自己合作的。当然也绝对不能排除老爹给自己打下的各种基础,什么基础?当然不能随便的告诉别人。哈哈哈,总之二流对于自己富(官)二代的身份非常的满意。

他甚至还十分的自豪!

女人把早餐给他端到了床上。这也是这个女人让人最满意的地方,无论怎样吵嘴,她都把二流伺候的舒舒服服的。这一点让二流不能不妥协......服服贴贴换取舒舒服服嘛。

哈哈哈。

好吧,今天回家跟老娘去说。二流吃完早饭以后抻了一下懒腰。

雾霾好像已经消失了,天空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。二流虽然最讨厌雨天出行,可是为了使自己的女人高兴,他也拼了。

宝马车奔驰在郊区的道路上,汽车颠簸得很厉害。雾霾虽然已经消失了,天空却不断的下起了令人讨厌的小雨。能见度太低了!汽车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奔跑,溅起的两排翅膀一样的水花,就像一条小船飞驰在海洋上一样。这段道路是怎么修的?二流不满意的摇摇头。

这道路的两侧排水系统太糟糕了!

二流一边开车一边骂。

不过他知道,这个大概跟自己的父亲有一定关系。

老爷子当时胆也忒肥了,二流想。

(3)

从别墅里出来以后,两个人还是有点蒙头转向。二流是喝的有点多,女人是在想着不久将来更重要的事情。

二流干脆就没有机会说汽车的事儿,老娘倒是给了他当头一棒。

屋里多出了一位陌生又熟悉的男人。看到小两口惊讶不解的眼光。老娘倒是先乐了。

哈哈。

“忘了告诉你们,我们已经扯证了。”

“车库里的跑车没人开,都快绣成铁疙瘩了......!”

妈呀!赶情老娘是娶了一位新司机,二流绝望的想。

这个人其实他们都认识。过去是父亲的老朋友,曾经是市长对外办公室主任并兼管城建工作,听说后来也担任过省委主管城市建设的规划组组长。是市里有名的,长期担任副省级职务的正厅级干部。当年一直有内部传言说他是下届省长的接班人。不过意外的跟二流的父亲一样,他早早地就退了下来。

现在好像是省里主管城市建筑方面的高级顾问。

二流平时见到他可是点头哈腰的,他知道自己惹不起他。现在到家了,他的腰杆反倒是硬朗起来了…… 不就是一个什么什么顾问吗?到了我们家的这一亩三分地儿你连个顾问都顾不上!只能是一个司机而已。

二流开始鄙视他。

二流紧了紧自己的裤腰带,他想给这个老东西来点下马威。就凭我是你现任夫人的独生子,你也得让我几分。二流也看出来了,自己的老娘绝对是一个女王范儿。早把这个老男人玩弄于掌鼔之中了……他使劲地咳嗽了两声。

这位新招来的司机还真是一位老司机!

老头儿虽然面带微笑,但是并没有理会二流。他一转身冲着二流的老婆笑嘻嘻地说。回来了,丫头。

哎呦喂!二流的老婆惊喜地扑了过去。她竟然就像见到亲爹一样,又搂又抱的。然后惊喜地告诉二流说,怎么这么巧,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。咱们家这是亲上加亲吗?看见二流那愣眉愣眼的样子。

女人欢快的说,这是我干爹啊。

二流彻底的懵逼了,老婆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位干爹?他是真的不知道哦!

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匪夷所思了。

在酒桌上,二流的老妈向他们道出了实情。这么多年来,二流的老爹大流一直都是他在关照着。如果不是他的手眼通天,现在大流既便是不死也一定会被放到监狱里。毕竟在这几十年的城市建设中,他的手伸得是太长了。给他十张嘴也说不清楚啊……而大流女人在后面折腾的猫腻就更加的复杂了。

当然这一切也归功于这个男人一直对二流的老娘有想法。过去她是自己合作伙伴的女人,只好把这份感情深深地埋在心里。现在一切都可以云开雾散了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花园小区工程马上就要推倒重建了,这里将会是一座集衣食住行乐全面服务的文化小区。并且计划开发一所新型的,在这座城市具备一流设施和教学水准的连读实验学校。具体开发业务,已经准备委托二流所在城市建设公司组织实施,条件就是需要二流出来主持工作。

这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,老头儿最后总结说。

二流心中的一垛干柴被点燃了,他觉得英雄有了用武之地。咳咳,他使劲地咳嗽了两声,以示自己的存在。

桌子中央的火锅又翻开了。腾腾上升的热气,把二流的视线搞得很模糊。老头儿的上半身在热气的影响下,变得影影绰绰的,并且时而有些扭曲的感觉。二流听了这些话,又喝了不少酒。他很快就变得云山雾罩起来,他使劲地甩了甩头。

“家庭庆功宴”一直持续到半夜......

(4)

回家的路上,两个人各想各的心思,什么也没有说。

女人的驾驶技术不知道要比二流高上多少倍。但是跑在这个小区的高低不平又崎岖的道路上,仍然是一惊一乍的。小区内彩色陶砖的道路已经破败不堪了,这使二流想起了刚刚买到这所别墅的时候。那时候的二流高中刚刚毕业,突然住进了这么高档的小区里,他都不想上大学了。妈妈苦口婆心地对他说,创业容易守业难。你如果不上大学,这座别墅将来就可能会不是你的了。你一定要安心学习,别人家孩子有的,爸爸妈妈都给你搞到手。妈妈这么说的,也确实这么做了。一想到在这所别墅里,他结交过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,二流自己又不由自主地乐了。

哈哈哈哈哈哈,他不由得笑出了声。

女人厌恶的撇了他一眼。

二流却突然呕了起来,女人把汽车停到路边。“要吐下车吐,如果弄脏了我的车的话,我饶不了你。”女人冷着一张俊俏的小脸儿说。

二流听话的下了车,他半跪在路边的树根前狂呕了起来。女人坐在车里,就像没有看见他一样,个顾个儿地玩起了手机。这个“窝囊废”!女人在心里暗暗地骂着。天越来越黑了,公园小区里荒凉的就像一片墓地。女人特意把车灯打的雪亮,但是她仍然被呼呼呼的风声困扰着。这里哪儿像一座城市的高档别墅区,就跟自己家乡的野狼谷一样荒凉。但是一想到这里在不久的将来,就会变成一块风水宝地。女人又得意的笑了。

干爹到底是没有忘记我,女人想。

(5)

花园小区工程终于又破土动工了。

其实也就是扒倒重建。拆迁竟然没有一点阻碍,有许多豪华别墅已经没有人认领了。

二流为了工程的承包工作,忙得是脚打后脑勺了。这个工程确实是一块肥的流油的大工程,只是工程预算就把二流吓的尿裤兜子了。不得已二流的女人只好自己亲自上阵了,在处理使用哪家公司的问题上,这个女人还真有一些魄力。让二流看着都直门劲儿的打冷战......他觉得女人的能力完全在自己之上。

这里简直就是战场。

二流他自己已经插不上手了,只有在旁边看着的份儿。摇旗呐喊呗,不管怎么说总指挥的桂冠还戴在自己的头上,这让他在女人堆里很有面子。

大把大把的钞票源源不断地,打着滚的流进了自己的腰包,二流担心这是不是在做梦。女人说,只要上了这趟车就不可能回头了,因为这趟车只有始发站和终点站。

二流只好硬着头皮挺了下去。

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,没啥说的。

还是那句话,女人只要长得美,干什么都有道理。

娶了这样漂亮能干的女人,二流很知足。

尤其是这些日子,看着手里花花绿绿的钞票不断的增多......

二流做梦都笑醒了。

但愿好梦长久,二流想。

(6)

也不知为什么?

近些日子,二流被吓醒的时候比较多。

二流的担心不是多余的。首期工程还远远没有收尾,省纪委和检察机关就进入了工地现场。

根据多家建筑公司的举报,二流因为贪污受贿款项巨大,被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了。其实也没有什么悬念,都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。二流被判处了十年有期徒刑,很快就收监了。并且被没收了“全部”贪污受贿的款项。

二流的妈妈一口气憋在了心口上,追着大流的屁股就去了天堂。

在监狱里的二流,不出意外的收到了女人的离婚协议书。这个女人好像拍拍屁股就两清了,可是他听到有的人说:

“全都乱套了,老公公拐走了了儿媳妇儿。”

他们变卖了所有的家产,乐乐呵呵的就出国了。还听说光是房产就有十几处之多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都堂而皇之地落到了女人及其亲属的名下。

据知情者说,财产早就转移到国外了。

监狱里的日子虽然很艰难,但是二流一直对自己的将来抱有希望,他知道在自己女人的名下,藏有诺大的一笔财产,估计他们两辈子也花不完。他只等着熬过了刑期夫妻比翼双飞了,估计只要再花上两个钱儿,他就可以提前释放了。

签署离婚协议书这事儿,本来就是俩人儿商量好的事情。二流心里很痛快!听到风言风语以后。二流一下子就蔫巴了。

二流知道,这是真事!

放风还没有结束,在监狱的厕所里,人们发现了二流的尸体。他是用一支牙刷磨制的刀具割破了自己的动脉,就像他自己过去在别墅里杀狗一样,四肢的动脉全都挑开了。监狱里的女医生说,他基本上没有遭受到什么痛苦,随着体内血液的流失,他是慢慢地失去了知觉。

只是已经没有人认领尸体了。

人们看见在监狱的墙头上,有一只黑色的老乌鸦在呱呱呱呱地叫着。

有人说,这就是眼看着大流死去的那只老乌鸦,它可能是闫王爷派给他们父子俩的殡葬手。

这种事情,又有谁会知道呢?

鬼才会相信!

花园小区的建筑工程仍旧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……太阳每天照常都会升起,这座城市已经一点一点地被扩大了。

多一个人少一个人,对于这座城市的建设没有任何影响。只是鸟儿的栖息地变得越来越少了......老乌鸦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?

只是呱呱呱呱的噪音却经久不息。

这座城市,在喧闹的噪音声中,不断的成长着......

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